电脑上wap网,使用wap浏览器访问手机腾讯、手机新浪、天空彩票、天下彩票等电脑上wap网

电脑上wap网:雅安石棉十年污染、儿童血铅超标,真的无解吗?| 新京报评论-社会频道-手机搜狐

    后退
    前进
    刷新本页
    电脑上wap网
雅安石棉十年污染、儿童血铅超标,真的无解吗?| 新京报评论-社会频道-手机搜狐
雅安石棉十年污染、儿童血铅超标,真的无解吗?| 新京报评论-社会频道-手机搜狐
手机搜狐
SOHU.COM

雅安石棉十年污染、儿童血铅超标,真的无解吗?| 新京报评论

环境问题就是这样,上一代人肆意地攫取,掠夺的其实是下一代人的生存空间。

▲石棉县联合村陡坎子组村民得病情况统计表。图片来自网易新闻

文|大雄

昨天,媒体发表的一篇题为《雅安石棉十年污染之困:儿童血铅超标浑身长疹》的文章,在我的朋友圈刷屏。文章这样描述雅安石棉地区的污染状况:“山谷酸雾弥漫,有时像下雪,有时又像下黄沙。……河水五颜六色,鱼虾死绝,被称为‘多彩河’。”

我见过浑浊如同泥浆的河,但没有见过五颜六色的河,很难想象这是一幅怎样的人间图景。

我是雅安人,谈到污染,我第一时间想到的是2009年的雅安青衣江水污染,网上有人把它列进“中国近10年主要水污染事件”。那时我还在读初中,只是记得原本酷爱“私自下河游泳”的我,再没看见有人涉入这条雅安人的母亲河。

对于大部分人来说,环境污染只不过夺走了青山绿水,或者给出行带来一些不便,但对于一些污染的亲历者来说,事情却不那么简单。

展开剩余73%

据媒体调查发现,石棉竹马工业园区附近村民,有许多都患上了皮肤瘙痒。竹马村小堡子组多数孩子身上长有红疹、荨麻疹,联合村一名不到三岁的小女孩李七七,被检测出血铅远远高于正常值。虽然绝大多数村民没有带孩子去医院检查,但可以想象血铅超标的儿童可能并非李七七一人。

▲竹马村小堡子组一名儿童浑身长满荨麻疹。图片来自网易新闻

其实,石棉的污染状况并非孤例。比如,2013年,由于土地污染,湖南衡东县等地发现了重度污染的镉米,不少村民出现了镉中毒的症状。“镉大米事件”尚未平息,第二年的春天,湖南衡东县的大浦镇又有300多名儿童被诊断出铅中毒,原因被认为与当地一家生产电锌的企业——美仑化工的污染有关。

现在,雅安石棉又曝出儿童血铅超标,似乎环境对人类的报复,都重重落到孩子的身上。或许,环境问题就是这样,这一代人肆意地攫取,掠夺的其实是下一代人的生存空间。

2014年起,新环保法正式实施。近几年,铁腕治污之下,各地环境整体上已大为改观。而屡屡被曝光和治理的问题,也反映出之前环境问题存量之多。

其实,对于地方污染企业的排放,一些地方政府不可能不知情。石棉的十年之困,就是一个拷问。

一个地区的化工污染可以长达十年之久,而且还被评为循环经济示范园区、战略资源创新开发试验区,这难言正常。说起来,当地政府也曾一次次给化工企业下过整改责令,但整改的结果是什么呢?厂房门口贴着“雾是水蒸气,绝对零排放”,黑色的浓烟依然在上空升腾。按照各地的一般规定,对于屡次下令却拒不整改的企业应当从重处罚或关停,可当地有关方面却多次给污染企业下拨环保专项资金。

▲几乎每家企业都贴着环保标语。图片来自网易新闻

心慈手软也好,媾和包庇也好,最后的恶果却全都有当地的居民咽下。对于当地居民来说,最艰难的不是独自面对污染,而是在污染面前求告无门,甚至走上上访之路。

据“网易知道”,在2014年工业园规划环评中,明确要求完成当地村民的搬迁工作才能建园,截至目前,搬迁都没有实施。“政府从未主动提出搬迁,我们去县政府反映情况,半路上就被阻截。”

每每出现长年的地方环境污染,就免不了存在被“塌削”的权利。塌削,是我的家乡话,意味轻视,不受到尊重。在一些环境危机面前,某些失控的权力没有将铁拳对准污染的肇始者,而是砸在了环境的受害者身上。

“像对待生命一样对待生态环境”“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”。这些话已经耳熟能详了;真心希望“石棉十年污染”能在这样的生态环境治理决心下早日消失。

□大雄(学生)

编辑:与归 实习生:纯洁 大雄 校对:王心

本文为新京报原创内容

未经新京报书面授权,不得转载和使用

声明:本文由入驻搜狐号作者撰写,除搜狐官方账号外,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,不代表搜狐立场。

网站地图

用户反馈 合作
Copyright © 2017 Sohu.com

0.112s
[根据您的请求访问wap站点,不代表本站赞成以上的内容或立场]

    京ICP备06062678-2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3353 © 2006-2012 haodewap.ne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