电脑上wap网,使用wap浏览器访问手机腾讯、手机新浪、天空彩票、天下彩票等电脑上wap网

电脑上wap网:在叙利亚难民营里过18岁生日是怎样的体验-文化频道-手机搜狐

    后退
    前进
    刷新本页
    电脑上wap网
在叙利亚难民营里过18岁生日是怎样的体验-文化频道-手机搜狐
在叙利亚难民营里过18岁生日是怎样的体验-文化频道-手机搜狐
手机搜狐
SOHU.COM

在叙利亚难民营里过18岁生日是怎样的体验

安德鲁·奎奥提

今年3月,VICE 团队、摄影记者安德鲁·奎奥提(Andrew Quilty)和澳洲世界展望会(World Vision Australia)一同前往贝卡谷(Beqaa Valley),在叙利亚战争七周年之际纪录了难民的故事。

七年前,阿拉伯之春运动席卷中东。一代年轻的阿拉伯人呼吁革命,推翻突尼斯、埃及、利比亚和也门的政府。许多人以为,在叙利亚城市德拉爆发的抗议活动将宣告总统巴沙尔·阿萨德统治的终结。然而,情况很快变得暴力起来。随后的战争使得500万叙利亚人为了保命而逃离自己的国家,其他许多都还是孩子。这些孩子有时被称作叙利亚 “迷失的一代”,他们当中有些人为寻求安全保障跨越了大洲和海洋,另有些人翻越了叙利亚西部边界的高山,来到黎巴嫩的贝卡谷。

展开剩余87%

在战争七周年前夕,澳大利亚摄影记者安德鲁·奎奥提和 VICE 一起来到贝卡谷,见到了一些今年刚满18岁的叙利亚人。他拍摄了他们站在帐篷外的样子,许多帐篷的制作材料是旧广告牌,炫耀着另一个世界里的浮华生活。

这些年轻人在战争爆发时才11岁。他们的整个青少年时期都在贝卡谷度过,有些人离他们的故乡其实才几小时车程。大部分人在这里从事体力劳动,极少有人上学。庆祝了18岁生日的人就更少了。

Zakaria, 18岁,来自阿勒颇

Zakaria 来自叙利亚阿勒颇的郊区。过去两年里他都住在贝卡谷的非正式营地(Informal Tent Settlements)里。他离开家乡是因为在飞机的持续轰炸下,叙利亚的环境太危险了。他还说,他离开也是因为在故乡生存太昂贵了。

18岁生日那天,他说他 “真的什么都没干”。

如果在不同的环境里,他说他是想要在那天开个派对,和朋友们一起庆祝的。而他上一次庆祝生日,还是在15岁的时候。

Nasir, 18岁,来自阿夫林

Nasir 来自叙利亚城市阿夫林,距离阿勒颇北部大约一个半小时车程。那里目前由库尔德人控制,但根据媒体报道,目前它已经被土耳其武装力量包围了。

自从六年前逃离他的家乡阿夫林,Nasir 就一直以难民的身份住在黎巴嫩的贝卡谷。他说他离开叙利亚主要是因为这个国家爆发内战以后,工作机会急剧减少。

他没有庆祝他18岁生日。他说如果那天他在故乡,他就会邀请朋友过来,在他家的橄榄树下庆祝。他记得上次庆祝生日是在2013年,那时他还在阿夫林。

Mirvat, 18岁,来自拉卡

Mirvat 来自 “伊斯兰国” 实际上的前首都拉卡。从战争开始至今,她已经在黎巴嫩的贝卡谷中心地带住了七年了。

她没有庆祝她的18岁生日。她说部分是由于她的家人还在因她妹妹的死亡而悲痛不已。

Issa, 18岁,来自阿勒颇

Issa 上次庆祝生日是在六年前,那时他还没有离开家乡阿勒颇。他的父亲开着他家的车经过战场时翻车了,那之后他就和家人逃离了叙利亚。

Issa 压根不想做任何事来庆祝他的18生日。他说:“如果情况不同,我们会稍微庆祝一下的,但在这儿我们什么也做不了。”

Rajab, 18岁,来自阿勒颇

Rajab 来自叙利亚阿勒颇。五年前他离开了家乡,原因是找不着工作,而且整个城市都处于轰炸之下。自那以后,他成为了贝卡谷上千流离失所的暂时居民之一。

他说他独自庆祝了18岁生日,因为他的朋友们都住得很远。他没有生日蛋糕,但他为这个特殊的日子给自己买了点新衣服。他说上次他好好过生日还是13岁的时候,当时有蛋糕,还有音乐。

Mohammad, 18岁,来自德拉

Mohammad 来自叙利亚小镇德拉,那里反抗叙利亚政权的叛军引发了之后的战争。在离开德拉的过去五年里,他都住在黎巴嫩贝卡谷中心地带的非正式营地里,“因为(他此前所居住的)城市被毁了”。

他没有庆祝18岁生日,但他记得他上次在叙利亚庆祝生日的情形,就是一个小型家庭聚会,他们吃糖,喝果汁,听音乐。他解释说,除了母亲和妹妹,他在贝卡谷没有任何亲戚,所以他再也不庆祝生日了。

Ramia, 18岁,来自阿勒颇

Ramia 来自叙利亚阿勒颇,但她住在贝卡谷的非正式营地里,“从战争开始起” 已经七年了。她说她的家人曾经尝试过留在家乡,当时只是旁边的城市遭到轰炸。但最后,他们也不得不离开。

她说她没有庆祝她的18岁生日,因为她的朋友都不在这儿。但如果情况不同,她还在家乡,她肯定是会庆祝的。她上次过生日就是在故乡阿勒颇,那天她满11岁,她在家开了个小派对,给她的朋友们分发糖果。

Kousai, 18岁,来自拉卡

Kousai 来自叙利亚拉卡。他说他和家人离开叙利亚是因为战争爆发了,而且他不想应征加入国家军队。

现在非正式营地就是他的家,他在这里邀请了朋友,庆祝了他的18岁生日。由于他没有任何证件能够证明他的难民身份,他被禁止离开营地。既然出不去,他就把糖果和水烟带进了营地。

他是极少数能在贝卡谷庆祝生日的叙利亚人之一。他说这是因为他的朋友们有工作,于是就有钱买这种东西,反正他们的钱也没别的地方可花。

Malak, 18岁,来自阿勒颇

Malak 不记得她上次庆祝生日是什么时候了。

她来自阿勒颇,在黎巴嫩贝卡谷的非正式营地已经待了 “很久,自从战争开始就一直在这儿。”

她说她18岁生日那天什么也没做。“我们待在家里,” 她耸耸肩说道。她说如果情况有所不同,她 “本来肯定会举行派对的”。

Ahmad, 18岁,来自阿勒颇

Ahmad 来自阿勒颇郊区。他六年前离开了家乡,自那以后就以难民的身份在黎巴嫩的贝卡谷住下。

他说他没有庆祝他的18岁生日。连块蛋糕也没有。他说要不是因为战争而沦落至此,他是会和朋友们一起庆祝一下的。他记得上次过生日还是在叙利亚老家。

Ghouroub, 18岁,来自阿勒颇

Ghouroub 来自叙利亚阿勒颇。四年前她家房子被摧毁,她的一个兄弟被炸死,她和父母一起越过叙利亚边境,逃到黎巴嫩。她活下来的兄弟姐妹还留在叙利亚。从那以后,她就住在贝卡谷的非正式营地。

三年过去了,她的家人依然为她的那个兄弟而伤感,所以她没有庆祝18岁生日。她说她甚至都不确定她的生日是哪天,因为她家从来就没有给她庆生的传统。

Ismail, 18岁,来自阿勒颇

Ismail 来自阿勒颇,他说叙利亚战争让他别无选择,只能离乡。他是六年前逃出来的,自那以后就一直住在贝卡谷。

他没有庆祝18岁生日,但他说如果环境不同,他绝对是要这么做的。他也曾体验过庆祝生日的滋味,但现在只能通过看照片来回忆当时的情景。

//Photographer:安德鲁·奎奥提

//Translated by:山川柽柳

声明: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,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,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。

网站地图

用户反馈 合作

Copyright © 2018 Sohu All Rights Reserved

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


0.121s
[根据您的请求访问wap站点,不代表本站赞成以上的内容或立场]

    京ICP备06062678-2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3353 © 2006-2012 haodewap.ne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