电脑上wap网,使用wap浏览器访问手机腾讯、手机新浪、天空彩票、天下彩票等电脑上wap网

电脑上wap网:虐童事件背后 孩子:我想换一个妈妈行吗?-母婴频道-手机搜狐

    后退
    前进
    刷新本页
    电脑上wap网
虐童事件背后 孩子:我想换一个妈妈行吗?-母婴频道-手机搜狐
虐童事件背后 孩子:我想换一个妈妈行吗?-母婴频道-手机搜狐
手机搜狐
SOHU.COM

虐童事件背后 孩子:我想换一个妈妈行吗?

这是思维补丁的第335篇文章

很好听,单曲循环系列!

(一)

人们乐于相信这个世界是善意的,但有时你也必须承认:

这个世界多狠毒的人都有。

恶意常常被弱者承受,这其中尤其不能让人接受的,是父母对自己孩子的虐待与侵害。

当了爸爸之后,任何关于孩子们的悲惨遭遇,总是更容易触痛我的神经。

令人难以接受的是,最近一连串的虐童伤童事件,竟然都是来自于孩子的亲生父母:

这个“被打的像鬼一样”(报警人语)的4岁男孩,被小区邻居发现的时候,全身上下几乎没有一块好地方,连生殖器都是肿的。

展开剩余92%

虐打他的,正是小男孩的亲生母亲。面对众人的指责,这位母亲叼着烟,说了一句:“生他的时候差点难产死掉,还不如当初掐死他”。

怎么下得去手呢?

前些日子,有一段视频在各种妈妈群里疯传。视频里,是一个看上去只有几个月大的婴儿,而他的爸爸,一手拍摄视频,另一只手却在狠狠地掌掴婴儿的小脑袋,嘴里则重复着一句话:叫你不回来,看你不回来。

而他如此虐打一个嗷嗷待哺的婴儿,仅仅只是为了逼迫自己的老婆回家。

怎么下得去手呢?

在刚刚过去的这个儿童节,福建的一名刚刚出生的女婴,被父母直接从两米多高的墙上甩到池塘里——这已经不能叫遗弃了,这分明就是杀人。

幸好池塘没水,还有些淤泥,所以女婴才没有被淹死、摔死。但还是被摔的颅骨骨折。

当然,有一些宝宝就没有这样的好运气了。一个96年的小姑娘,在怀胎十月生下自己的第一个宝宝之后,直接掐死了自己的孩子,担心宝宝没死透,她还用剪刀刺穿了婴儿的胸口。

可怜的宝宝来到这个世界,连妈妈的一口奶都没有喝到。

怎么下得去手呢?

日本作家伊坂幸太郎说:一想到为人父母居然不用经过考试,就觉得真是太可怕了。

是的,很遗憾我们必须承认:在这个世界上,的确有一些父母,根本不爱自己的孩子。不仅不爱,有些父母对待自己的孩子,简直到了恶毒的程度。

(二)

我国长期没有“虐待儿童罪”,一直到2015年,刑法修正案(九)出台后,才将虐待未成年人纳入了虐待罪。但是,仍然没有增加专门的“虐待儿童罪”。

无论如何吧,现在虐待儿童,终于可以入刑了。我们也看到,类似上面这些案件,基本上都已经进入了刑事讼诉程序。

在我看来,一定程度上,这些引起新闻关注的孩子,反而是幸运的。

在媒体的曝光和社会舆论的关注下,他们的不幸遭遇似乎可以就此结束了。

但更多遭到虐待的孩子,没有这样的幸运。他们面临更多的只是邻居偶尔的劝慰,或者社区居委会对父母偶尔的教育。

而这些孩子,他们却要日日夜夜面对那些殴打、虐待他们的父母。

这正是我想表达的关键:

面对某些人渣父母,我们可以谴责、谩骂乃至基于法律层面的惩罚和教育,但我想说的是,父母虐童事件中,真正的重点并不在于对父母的惩处和刑罚,而更在于,如何才能彻底结束这些不幸孩子的悲惨遭遇?

也许我们不应该忘了曾经的“南京饿死女童案”。

2013年,3岁的李梦雪和1岁的李梦红,被自己的母亲乐燕锁在家中,活活饿死。两个可怜的孩子,因为过于饥饿,临死前甚至以自己的大便充饥。

因为吸毒,乐燕长期以出卖肉体的方式,在不同“毒友”的床上过夜,常常数天不回家。这期间乐燕的邻居、社区和片警都曾经接济、帮助和教育过乐燕。

(乐燕在法庭上)

在《南方周末》的特稿中,我们了解到:两个孩子本可以避免这样的极端悲剧,在两名女童生命最后的100天里,邻居、民警、社区和亲戚也都曾作出他们自认为称职的努力。

但是,故事的结局依然是,两个小宝宝以这样令人不忍卒读的方式,离开了这个世界。

事件举国震惊,直到这时,人们似乎才开始真正思考,这样一出人间惨剧,到底带给了我们怎样的反思和教训!

我们突然意识到:

在如此盛世,有两个孩子竟然被生母活活饿死在家里,这其实不是最可怕的。

最可怕的是,两个孩子的惨状,早已经被邻居、社区乃至警察所发现和了解,甚至采取了各种救济方式,但两个孩子依然被生生饿死了。

这个悲剧中,是不是缺失了关键的一环?

是的!

面对乐燕这样的人渣母亲,两个女孩早已经面临“事实孤儿”的生存困境。

这时候,所谓的救济和教育早已毫无必要了,正确的做法应该是:直接剥夺乐燕的抚养权,将两个孩子交由当地福利院抚养。

(三)

《未成年人保护法》修订之后,人民法院终于可以依法剥夺人渣父母的抚养权了。

但是我仔细查证之后,非常遗憾地告诉大家:

在现实层面,极少有父母因不称职而被法院剥夺监护权的案例。

不是没有,只是数量极少!

能查到的仅有几个案例,父母对子女的虐待和侵犯,简直呈现出超越伦理的极端层面。

比如全国首例父母被撤销孩子监护权的案子,发生在2015年(是的,你没有看错,是2015年而不是1985年)。这是个极度不幸的小女孩,她父母离婚后,母亲就音讯全无,而女孩的生父不仅存在严重的家暴,更多次强奸自己的亲生女儿。

山东首例剥夺子女抚养权的案例,也呈现一样的伦理悲剧:同样是不幸的小女孩,长期被自己的亲生父亲强奸,而女孩的母亲则对女儿的遭遇不闻不问。

在上海这样高度文明的一线城市,2017年,有了首例剥夺父母抚养权的案子。

在法庭上,这个3年来从来都没管过孩子的母亲,竟然还腆着脸说:“我不同意剥夺孩子的抚养权”。

好在,法庭给予了公正且及时的判决,否则,还不知道这个3岁的小女孩未来会面临如何悲惨的命运。

(四)

我们成就了令人自豪的全球第二大经济体,但是我们也必须正视:

我们这个社会,儿童福利体系依然缺失,尤其是以监护支持为中心的儿童福利体系。

不得不提一下美国。没办法,相比之下,谁让人家在保护儿童方面做得那么好呢?

别说是如此骇人听闻的虐待和侵害了,在美国,仅仅是体罚或辱骂孩子,被邻居看到报警,父母就有可能面临着入狱和被剥夺抚养权的惩罚。

比如人们熟悉的美女网球运动员安娜•库尔尼科娃,她的母亲阿拉·库尔尼科娃,就因为把5岁的儿子关在房子里,自己去银行办事,而被警方送进了牢房,罪名是“忽视照管儿童”。

甚至有这样在中国人看来有些啼笑皆非的案例:

父母因为无法控制好孩子体重,导致孩子肥胖而影响健康,被强制剥夺了抚养权。

但是目前我们的社会中,无论是路人还是有关部门,依然从骨子里缺乏保护儿童的意识,往往认为孩子是父母的“私产”,面对虐童,往往以劝慰和批评为主。

与见诸报端的“极端虐童事件”相比,更多的是发生在我们身边的,程度不像这般惨烈的虐待和殴打,以及不得不提的精神虐待,某种程度上,一些父母对孩子精神上的折磨和摧残,更甚于肉体上的殴打和虐待。

更多被虐待的孩子,被侵害的孩子,即便引起了邻居和社区的注意,甚至父母被扭送至公安机关接受惩罚和教育。

但是,一个令人无法接受的后续是:

这些被父母虐待侵害的孩子,等他们的伤好了,等他们的父母接受完民警和居委会的教育,这些孩子最终还是会面临被“送还父母”的结局。

我们不敢想象,能做的似乎只有祈祷,祈祷这些孩子未来会得到父母真正的关爱,会被他们的爸爸妈妈真的视为“宝贝”。

万一,我是说万一存在这样的可能性呢:

经过批评教育之后,孩子的父母依然还是待宝宝如世仇呢?

如果只是因为媒体的曝光,而“热点式”地关心、呵护一些这些可怜的孩子,等公众和媒体的注意力转移之后,却依然不得不将这些孩子,送还给那些根本不爱他们的父母……

这样的“热点式”救济,只是另一个维度的掩耳盗铃罢了。

“救救孩子”!鲁迅先生的这声呐喊,如今听来,依然紧迫刺耳。

【作者简介】

作者系网易新闻·网易号“各有态度”签约作者

—End—

亲子DIY:简单有趣的胡萝卜折纸

声明: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,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,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。

网站地图

用户反馈 合作

Copyright © 2018 Sohu All Rights Reserved

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


0.145s
[根据您的请求访问wap站点,不代表本站赞成以上的内容或立场]

    京ICP备06062678-2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3353 © 2006-2012 haodewap.net